ytovl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維度魔神的代行者 愛下-第558章 快點去許願吧閲讀-cqz6b

維度魔神的代行者
小說推薦維度魔神的代行者
卫宫切嗣并未说话,但却让呆毛王觉得她猜对了,顿时不满地说道:“玛斯塔,不能相信他的话!”
在呆毛王看来,苏白满口谎言,没有一句是真话。
说什么将圣杯给他,而让他们来许愿,这肯定是在骗人。
无非是利用他们将圣杯弄到手。
等到圣杯到手,他就会翻脸,许愿什么的,也不可能让他们来,毕竟是圣杯呀,能实现所有人的愿望,怎么可能不去许愿呢?
“我说呆毛王呀,不就是调侃了你一下嘛,你干嘛不依不饶的,我说的都是真话,又不骗你们,为什么不能相信我?”
苏白没好气地白了呆毛王一眼说道。
“你说出来的话就是在骗人,我就不信你对圣杯没有什么想法,还把愿望让给我们来许,怎么可能是真的?”
呆毛王神情严肃地说道。
“为什么不能是真的呢?”
苏白笑着说道:“我对愿望什么的没有想法,只是想要得到圣杯罢了,而等你们许愿完了,就把圣杯给我,难道不好吗?”
“我们双方联手,剩下的金闪闪就不是我们的对手了。”
“如果你非要拒绝联手,就要被金闪闪给打死了,而我再去打死金闪闪,也能将圣杯给弄到手,你看看,我都答应跟你合作了,你却不同意,这不是傻子吗?”
说到了此处,苏白看向呆毛王,脸上露出了“你是傻子”的表情,摆明了是在嘲讽呆毛王。
事实上,他也觉得呆毛王挺傻的。
不愧是呆毛王呀。
傻的可爱。
“你才是傻子!”
呆毛王黑着脸,听到苏白这么说,气的要死,脸上也露出了愤怒的表情,右手握紧了咖喱棒,仿佛就要发动攻击了,
不过,卫宫切嗣没有发话,呆毛王也没有贸然行动。
虽然不怎么瞧得起这个玛斯塔,也看他不怎么顺眼,但该听的话,呆毛王还是会听的。
现在卫宫切嗣没说要攻击,所以呆毛王就没有发动攻击,只是看向苏白的眼神里满满都是警惕。
只要卫宫切嗣一发话,呆毛王就会马上攻击,也不管能不能打得过。
“Saber,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。”
卫宫切嗣开口说道。
明星游戏:哥哥,我不玩了 怜琳
“玛斯塔,你确定要相信他说的话,万一是骗我们的怎么办?”
呆毛王震惊的看向卫宫切嗣说道:“不能跟他合作呀,我有把握将圣杯给拿下!”
“Saber,事实证明,你不是Archer的对手,也不是这个从者的对手。”
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卫宫切嗣神情平静的说道。
“玛斯塔,你太小看我了。”
呆毛王有些生气地看着卫宫切嗣说道:“我有把握将他们打败,不用跟他合作的!”
“Saber,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你胡闹了。”
我应该遇见你 念希頔頔
卫宫切嗣说道。
“什么?玛斯塔,你说我是胡闹?”
呆毛王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:“我哪里胡闹了?明明是为了……”
“好了,你们俩慢慢得商量吧,我先去解决一个意外来客,希望在我解决掉对方之后,你们俩会商量出点什么出来。”
苏白察觉到了从远处赶过来的金闪闪,马上去对付金闪闪了。
不同于想要合作的呆毛王,金闪闪是一定要干掉的。
黄河伏妖传 龙飞有妖气
绝对不是因为呆毛王是个妹子,而金闪闪是个男孩子,就要这么做。
是因为金闪闪的脾气不好。
整个就一中二青年,坏脾气太多了。
如果是贤王阶段的金闪闪,或者幼年时期的金闪闪,性格还是比较好的。
但这个大龄中二青年就算了。
张口闭口就是杂种,说话不文明,没有礼貌,这就算了,关键是脾气不好,心性也不怎么好。
就是因为讨厌远坂时臣这个玛斯塔,就忽悠言峰绮礼将远坂时臣给干掉了……
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!
苏白现在就算是要跟金闪闪合作,人家都不带愿意的,所以还是直接送金闪闪回老家吧。
“呦呵,这不是浑身上下都冒着金光的闪闪吗?怎么有……”
苏白准备调侃一下金闪闪,但没等他把话说完,金闪闪就向苏白主动发起了攻击!
见面先互怼两句,然后再发动攻击,这都是最基本的套路了,但现在的金闪闪连套路都不肯遵守了。
苏白也没说什么,而是跟金闪闪有模有样的打了起来。
我的老婆是狐狸精
早就看出金闪闪现在是外强中干了,没有了玛斯塔给他提供魔力,用上一点是少一点,估计没多久就会因为没有魔力而挂掉了。
苏白没打算一下子干掉金闪闪,怎么都要给金闪闪一点希望,多拖延一点时间,然后再送金闪闪上路。
这样做还有另外的一个好处,就是给呆毛王跟卫宫切嗣商量的时间。
呆毛王跟卫宫切嗣的意见不一致,一个想合作,一个不想合作,虽然有着令咒的约束,也可以让呆毛王听话,但最好还是让她甘心合作。
“Saber,你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你可赢不了对方。”
卫宫切嗣说道。
“玛斯塔,只要你使用令咒,增强我的实力,或许能打败对方。”
呆毛王着急的说道。
“你也说了是或许,但我不觉得你能打赢对方,这个合作我觉得是可以的。”
卫宫切嗣说道。
“你真的相信他说的话吗?”
呆毛王又一次问道。
“现在只能相信了。”
卫宫切嗣无奈的说道:“如果我相信他说的话,或许还能去许愿,但要是不相信的话,肯定是不能许愿的。”
“万一他是骗人的呢?”
呆毛王问道。
“先跟他合作,如果是骗人的,你再动手也不迟。”
卫宫切嗣说道。
“好,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呆毛王也不再坚持下去,转而答应了卫宫切嗣的提议:“如果他骗了我们,我就动手。”
不死人皇 威武老猫
在呆毛王跟卫宫切嗣商议完了,苏白也解决掉了金闪闪,小圣杯里又多了一个英灵,光芒是越发的灿烂了。
苏白又回来了,笑着说道:“你们商量的如何了?”
慢海蒲公英 唐慕萌
呆毛王冷哼了一声,面无表情地看着苏白说道:“我们愿意跟你合作了。”
苏白惊讶的说道:“你确定?”
呆毛王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不想接受我们的合作,现在就战斗吧,我不会怕你的!”
苏白笑着说道:“哎呀,呆毛王,不要乱发脾气,我就是确认一下而已。”
呆毛王说道:“现在确认了,你到底要不要跟我们合作?”
重生之女魔头 幕琅
苏白说道:“当然愿意了,现在的圣杯也可以用了,你们去许愿吧。”
呆毛王疑惑道:“圣杯已经可以许愿了?”
苏白点了点头,笑着对他们说道:“因为金闪闪个头大,一个顶了两个英灵,快点去许愿吧!”
……
他越走越远,仿佛不知疲惫的机器,永远都不会停下,直到他的面前出现一座巨大的祭坛。
祭坛之上,一百零八根古老的石柱屹立不倒,其上镌刻有神秘文饰,繁杂且玄奥,似乎是一种来自远古时代的文字。
他走上祭坛,笔直的身子挺拔如松,目光如炬,直视前方,仿佛前方有什么吸引人的东西。
雨仍在下,可在这祭坛周围,却看不到一丝细雨,干燥得很。
他沉默不语,静静地站着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
前夫,愛妳不休
许久。
一道破空之音突然响起,祭坛之上多了一个人。
那是一个女人,一个美丽的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的女人,她穿着一套白色宫装衣裙,站在祭坛的边缘,衣袂随着寒风舞动,气质飘渺若仙。
一头乌黑如墨的秀发被一根紫玉簪子绾起,腰间系着一根粉色腰带,衬托着她的婀娜之姿,别有一番美丽。
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,神情哀伤,一双如秋水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通红,她没有说话,只是愣愣的望着男子的背影。
“你来了。”
站在祭坛中央的男子突然出声道。
“我来了。”
女人低头看了自己怀里的婴儿一眼,又把目光重新放到男子的身上,轻声说道。
男子没有说话,两个人之间沉默起来,不知道过去多久,祭坛之上出现纷乱的声音,细听之下,这是众生祈祷的声音。
傲嬌總裁,纏上癮
“诸天世界,亿万生灵,众生之劫,避无可避……轮回之路,周而往复,无有穷尽……毁灭即新生,超脱则解脱,然……众生有罪,需渡无量劫……”
在这一刻,男子与女子的耳边同时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,这声音带着岁月的气息,仿佛来自亘古蛮荒时代,跨越时间长河,带来一丝指引。
“时间不多了……”
男子转过身子,看向女子,只是他再也看不到女子的容颜,两行血泪不停的自男子的脸颊滑落,滴到祭坛之上,转瞬之间消失不见。
“一定要这么做吗?就没有别的办法了?”
女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,悲伤之情就好像被打开的水阀,一发不可收拾。
“没有了,的确没有其他的办法,你应该知道,在我预见的未来之中,天穹破碎,世界毁灭,凡是生灵,尽皆殆亡……”
“所以,我们只能这么做,为了我们的孩子,只能把他送走!”说这话的时候,男子心里仿佛在滴血,这是他的孩子,才刚出生的孩子,就要送走,他又怎能不伤心。
只是……面对这无法逃避的灾劫,就算他都无法幸免,更何况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呢,因此唯一能保全孩子的方法……
誤入婚途:神秘總裁愛妻成癮
“送他去那个地方吧,那里是唯一没有被这场劫难所波及到的地带,只有在那里,就算没有我们的照顾,他也能活下去。”
男子深吸了一口气,长叹一声,勉强的笑了笑,对着女子解释道。
“把孩子给我,让我来发动法阵,将他送走……”
听到男子的话,女子想要停下哭泣,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,恋恋不舍的看了怀里的婴儿一眼,她狠下心来,走到男子的身边,把孩子递到他的手中。
男子用那双颤抖的手接过婴儿,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,贴近自己的胸膛,缓缓的走向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。
“孩子,你不要怪我们……劫数之下,无路可逃,希望你能在那个未知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。”
男子怀抱里的婴儿懵懂无知,一张稚嫩的脸庞可爱无比,此刻他正闭着眼睛睡觉,嘴角边挂着一连串的泡泡。
或许是男子的动作太大,婴儿被晃醒,睁着眼睛,好奇的望着这个抱着自己的男子,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,两只小胖手伸出襁褓之外,胡乱的摸索,想要抓些什么,可是却怎么也抓不住。
“再看他最后一眼吧,不然以后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男子把婴儿放到祭坛中央祭祀的位置,转过身子,面无表情的对女子说道。
女子的泪水再也止不住,她来到男子的身边,用通红的双目满是深情的凝视着那个婴儿,一想到自己的孩子要被送走,她的心便痛起来,多么想把孩子留下,可是……她知道现在的局势,只有送走孩子才是为他好。
“好了,时间差不多了,我要运转阵法,送他离开!”
过了一会儿,男子拉开女子,借助众生祈愿之力,强行催动这祭坛上的阵法。
这祭坛来自上古岁月,神秘莫测,在这天地大劫即将到来之时,凡是蕴有灵性之物尽皆破碎,只有这祭坛始终未曾损毁。
祭坛上刻有神秘阵文,在男子的研究下,探索出阵文的一丝用途,也就是在今天,让阵文运转,传送他的孩子到另一个世界。
“孩子,或许没有我们的陪伴,你的未来不会是一帆风顺,但是只要你能平安的长大,以后不管变成什么样的人,我们都会感到由衷的欣慰……”
“孩子,希望你不要走上我们的老路,从今天开始,做一个平凡的人吧,你的名字,就叫做……宁凡好了!”
婴儿不知道他的父母在说些什么,仍自顾自的拨弄着自己的小指头玩,完全没有意识到从今天开始自己就要离开他们。
这个时候,阵法发动起来,在男子全力驭使之下,生命力不断的流逝,阵法迅速运转,最后……一道白光凭空出现,照亮暗夜苍穹,等到白光消散之后,祭坛上的婴儿已经消失不见。